2019精品国产品在线

  • <code id="aqkey"></code>
  • <li id="aqkey"><table id="aqkey"></table></li>
  • <source id="aqkey"><td id="aqkey"></td></source>

    共產黨人與黨章的故事一 毛澤東讀《共產黨宣言》

     黨中央決定,今年在全體黨員中開展“學黨章黨規、學系列講話,做合格黨員”學習教育。黨章是黨的一面旗幟。從工人階級政黨的第一個綱領——《共產黨宣言》,到中國共產黨黨章,在這面光輝的旗幟下,一代代共產黨人團結帶領全國各族人民,救亡圖存、浴血奮戰、改天換日、鑄就輝煌,使中華民族重新巍然屹立在世界的東方。從本期開始,《中國組織人事報》推出“共產黨人與黨章的故事”系列文摘,展現我們黨制定黨章、完善黨章的歷史,講述優秀共產黨人尊崇黨章、遵守黨章、維護黨章的故事,敬請關注。

        1920年11月,毛澤東、何叔衡等在長沙秘密組建湖南共產主義小組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  十月革命一聲炮響,給中國送來了馬克思主義。隨著《共產黨宣言》中文全譯本在中國的出版,共產主義這個“幽靈”也從西方“游蕩”到了東方,到了中國。中國早期具有新思想、新思維的知識分子,通過接觸《共產黨宣言》等馬克思主義經典著作,開始了自己世界觀轉變,逐步建立起對馬克思主義、共產主義的信仰。毛澤東就是其中的杰出代表。對自己第一次讀到《共產黨宣言》,系統接受馬克思主義基本理論,毛澤東終生未忘。他曾對采訪他的美國記者斯諾,深情地回憶起第一次讀到這本經典著作的情景:

     

      “我第二次到北京期間……我熱切地搜尋當時所能找到的為數不多的共產主義文獻的中文本。有三本書特別深刻地銘記在我的心中,使我樹立起對馬克思主義的信仰……這三本書是:《共產黨宣言》《階級斗爭》《社會主義史》。到了1920年夏天,在理論上而且在某種程度的行動上,我已成為一個馬克思主義者了,而且從此我也認為自己是一個馬克思主義者了?!?/SPAN>

        為領導湖南的“驅張”運動(指驅逐軍閥張敬堯的斗爭),毛澤東于1919年12月第二次到北京。當時,他除了白天與外界聯系“驅張”的有關事宜,為各地代表團提供或轉發“驅張”消息外,一門心思地撲在學習馬克思主義理論上。這次北京之行的最大收獲是,毛澤東從羅章龍那里借到的油印本《共產黨宣言》。得到這本經典著作后,他便如饑似渴地研讀起來。

        在京期間,隨著“驅張”斗爭的深入,毛澤東開始考慮趕走了張敬堯后,湖南應該怎么辦的問題。1920年4月,毛澤東由北京到上海,向陳獨秀討教治湘方略,和他交流自己所讀過的馬克思主義書刊的體會,交流改造湖南的見解。

        毛澤東以求教者的身份向陳獨秀討教:“去年在北京聽了你許多關于社會問題的精辟見解,受到很大啟示。你創辦的《新青年》雜志我最喜歡看。你一貫倡導的‘科學’、‘民主’的精神,我最推崇。在你的啟發下,去年我在長沙也辦了一本《湘江評論》刊物,后來被軍閥張敬堯查封了,也是以你倡導的科學、民主為宗旨的,宣傳新思想、新文化,在我們長沙比較受歡迎?!?/SPAN>

        接著,毛澤東又談了他所讀過的馬克思主義的書籍和蘇聯十月革命的文章。陳獨秀聽后說:“你讀的還真不少。我告訴你一個消息,馬克思的《共產黨宣言》全譯本,我正要陳望道先生翻譯,主要是從日文和英文對照翻譯,我想這個譯本比其他摘譯本要準確、全面,估計最近就會出書,到時,我一定寄幾本給你,同時也請你在湖南多宣傳一下?!?/SPAN>

        毛澤東繼續說:“我喜歡讀《馬克思經濟學說》和馬克思《資本論》第一卷,這里的許多問題,好像是針對我們中國的情況說的一樣。邵飄萍著的《綜合研究各國社會思潮》、《新俄國之研究》我也看了,受益匪淺?!?/SPAN>

        陳獨秀聽到這里,笑著說:“你讀了許多書,看來你是一個真正喜歡讀書的人?!?/SPAN>

        毛澤東繼續說:“現在,社會主義學說,花樣繁多,有無政府社會主義,有社會民主黨的社會主義,有基爾特社會主義,有科學社會主義,我比較了一下,特別是比較了俄國革命的歷史,覺得科學社會主義比較好,因為俄國革命正是在這個主義的指導下取得勝利的。我想,我們中國革命要取得成功,可能也離不開這個社會主義的指導?!?/SPAN>

        陳獨秀點了點頭:“你說得很對,我們也正在研究這個問題。告訴你,我正與李漢俊等人商議,成立中國共產黨和中國社會主義青年團的問題,你回長沙后,是不是先把建立社會主義青年團一事搞起來?!?/SPAN>

        毛澤東連忙說:“可以,回長沙后,我們就以新民學會為基礎,把建立青年團和研究馬克思主義這兩件事先做起來?!标惇毿懵冻隽速澰S的目光。

        這次在上海,毛澤東與陳獨秀曾多次交談,這對于他堅定對馬克思主義的信仰起了重要的推動作用。正如他后來與斯諾所說的那樣:“我第二次前往上海,在那里我再次見到了陳獨秀,我與他討論我讀過的馬克思主義書籍,陳獨秀談他自己的信仰的那些話,在我一生中可能是關鍵性的時期,對我產生了深刻的印象?!?/SPAN>

        從上?;氐介L沙后,毛澤東就把主要精力放到了宣傳馬克思主義和建團、建黨上,并于這年冬天,在長沙建立了中國共產黨湖南早期組織。(摘編自《新湘評論》2013年第5期 唐春元/文)

    2019精品国产品在线